讓男人出軌外遇的六種女人

| | 發表迴響 | 引用 (0)
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人,如果有一種人被另一類不喜歡,那麼這類人一定有很多的不足之處,本文就以一個男人的眼光來說說哪幾種女人最不受男人喜歡!

1 嘴巴不緊

這種女人應該是男人最討厭的一種,不管你長得如何的漂亮,但只要你有了這個缺點,相信不會受到男人的喜歡與欣賞的。做為一個女人如果聽到點或看到些什麼都要與你身邊的人說,那麼這樣的女人一定是不會有很高的修養,能得到男人喜歡的女人一定是個能守住秘密的女人。

2 無理取鬧 (閱讀全文)

潛意識裡男人擇偶的六個標准

| | 發表迴響 | 引用 (0)
如果男人思考到婚姻,則不想要一個只會撒嬌的小女人,他想要的是一個能夠和他共同經歷風雨,堅強自信,有生活趣味的妻子。

1。他絕不會娶一個輕易上床的人為妻

很多小女生會錯誤地認為一個男人和你上床了便對你有了責任,其實這很愚蠢,無論他以什麼方法讓你同意與他上床了,都只會加快他想逃離你的腳步。而另一些小資女人認為這種事情是各取所需,很正常。是的,你可以這麼認為,但我想告訴你。當你用這種態度和一個男人相處時,他在你這裡的需要就僅僅剩下"上床"。那麼戀愛中就不應該有性愛了麼? 不是的。請將性愛放在他從心底敬重你之後。當他認為你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,至少不會用這種方式去取悅男人,或隨便和一個男人就可以做這種事的時候,他才會覺得和你上床是件愉快的事。是不輕易得到的。

2。男人會把一時的玩伴,和要娶回家的妻子分得很清。 (閱讀全文)

為何男人都想重新擁有前女友

| | 發表迴響 | 引用 (0)
曾經她的離開,讓我撕心裂肺

再見時,她對我很陌生,我對她的所有記憶停留在昨天的那個片段裡。分手後我們分別組建了自己的家庭,盡管同一個城市生活卻也沒再見過。今天竟然在街上偶然遇見她,曾經她的離開,我為之撕心裂肺。

但像陳奕迅的《十年》裡的唱的:十年之後,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,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。我和她彼此一番問候後,禮貌的說了一聲:再聯系。歲月穿梭,她已經發福了,素淡的穿著,毫無修飾的面孔。

我奇怪當年我怎麼會那樣的死心塌地?走過以後才發現沒有留下任何聯系方式,也許這會是最後一次相遇,誰知道?現在的她,我很陌生,對於一個陌生人不必寒暄太多吧。 (閱讀全文)

單身美女何苦為男人做秀

| | 發表迴響 | 引用 (0)
她有很多很多的追求者,她都不拒絕。她都不愛他們,但是,她需要他們。她那麼年輕漂亮,理應有一段幸福的感情,一個可以四處展覽的男人,但是她沒有。所以,她需要那麼多送到辦公室裡的花,需要停在樓下的車來證明,她仍處於熱銷中。

她幾乎沒有女性朋友,她也不願意結交女性朋友,因為那不安全。因為她們會走漏口風,知道這麼多年來她沒有真正談過一次戀愛。那是多麼可笑,因為在她們眼裡,她集萬千寵愛於一身。 (閱讀全文)

依偎在男人懷裡看曇花一現

| | 發表迴響 | 引用 (0)
幸福大抵是這樣吧,依偎在一個男人懷裡看曇花一現,看雲卷雲舒。無關金錢與容貌,或者其他。

現在時興給自己身邊的東西取名字。譬如頭發叫小黑哥,拖鞋叫二丫。既時尚又幽默。我給一盆花取名字叫可愛。

你見過的。曇花。

但可愛不住我家。它的戶口上標著戶主李卓爾。而我叫蘇一,不是蘇三也不是蘇武。所以大家不必為我的命運發愁。我過著挺富裕的小康生活,惟一不順心的就是畢業兩年都沒找到工作。

關於李卓爾和蘇一,少年時有過一段青梅竹馬的歲月。但青春期各自奔忙,且都到了對異性羞怯的年齡,所以成勞燕分飛之勢。

少年時我家與李家同住在北京城後河沿一帶。現在早已改了名叫後海。

我跟他自然沒少了上河裡撈小魚,要不就在河邊過家家。我裝著咳嗽兩聲,拖長了音調說,李大夫,腰酸背痛還咳嗽。於是李卓爾學著他媽的樣子包一包河沙給我,還正而八經的囑咐,一次一粒,一天三次。當然了,大夫是要換著做的。我也沒少給他抓河沙。

反正我的兒童時代過得挺有滋味,沒人逼我念書也沒人怕我闖禍。而李卓爾不同,他爸是大學裡的教師,媽是醫生,都是知識分子。所以他們讓李卓爾四歲就背“君住長江頭,我住長江尾,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”。

很快就沒人和我玩游戲,或是教我念詩了。因為李卓爾一家移民去了新西蘭。那時候,出國還是個很新鮮的玩意,移民更了不得。

我上大四時。李卓爾竟然回來了。

他找到我家時。我通過貓眼盯著門外那個人,看半天不認識。

我問我爸,送報紙的都穿制服嗎。

我爸說你那邊去,我看看。

然後他打開門,李卓爾彬彬有禮的喊了一聲蘇叔叔。

我才通過我爸長長的哦,看見卓爾回來了,知道了眼前這個儒雅青年原來是李卓爾。李卓爾比我要強。至少他能在一個軟件公司謀到個職位。而我畢業兩年了還只是個手工藝品攤主。

別誤會,我不是大街小巷擺地攤的。我在女人街裡租了攤位,賣手工藝品。像西藏的喇嘛佛珠,愛爾蘭的口琴,景德鎮的瓷器。但是別小看這些東西。它們都是舊的,但貨真價實。

我每三天必去一次古玩交易市場,那裡有各地乃至各國的人現出寶貝。你不必擔心我的眼光和識別能力。我大學裡學的是考古。

如果買回去的東西有問題,盡可以找我來退貨。我的鋪位很顯眼,其他人家門楣上寫著女人街XX號,而我的是刻著琉璃仙。

從開張那一天起到現在,從來沒有人來退貨。很多老客戶是固定時間來淘金的。我和他們有時是相互交換東西的。譬如可愛,可愛是我用一只藏銀雕有秘咒的鐲子換來的。

它的主人是個西班牙女人。叫SUSAN。我們有很好的交情。她要回國了。所以把可愛換給了我。SUSAN懷抱著一盆綠色植物跑到我的攤前,用蹩腳的中文大呼,蘇,我要回國了,可是它還沒有開花。眼神淒涼得讓我不得不問,SUSAN,它是……曇花。SUSAN吃力念出這兩個字時,我看到它單薄的綠色小葉子在風裡搖搖晃晃,脆弱得不堪一擊。只是這樣一盆小植物,就會敏感地知曉自己將要被棄的命運。

我心惻然。拍拍手,好,SUSAN,你選一件東西,來跟我交換這盆曇花。

我當時答應養可愛是冒著很大風險的。因為花朵,尤其是希奇珍貴的花朵,它是熟悉主人的,並不是誰養都能夠健康成長。一株正在花期的君子蘭,隨著主人的去世而很快凋零枯萎。花朵殉情,已經不是奇聞。

一天下大雨,我把可愛從樓道抱到門口,直起腰時看見李卓爾。他拎著雨傘,還滴答著水。鞋幫上是被雨水濺的濕跡。

他看見昏暗光線中的我愣了一下。樓道的采光不好,又是陰天,還有李卓爾是近視。

他先低頭,然後托托眼鏡說。

你怎麼沒上班呢?

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工作。那你怎麼沒上班?我反問他。

我來找你有點事。

我瞪著眼睛,你,找我?還有事?

他在昏暗裡咧嘴樂了。干嗎,我不能找你有事啊。

我把門打開讓他進屋裡。他猶豫半天才脫了鞋。我眼尖,一眼就看到他左腳襪子大腳趾上的破洞。男人,不管是金領老板還是流著臭汗的工人,生活中都是需要照顧的孩子。

干嗎李卓爾?我扔了罐可樂給他。如果沒記錯,可樂是李卓爾的最愛。

他把左腳的拖鞋掛在腳尖上,這樣不至於讓那個洞太顯山露水。

他指指可愛。口氣新奇興奮。

這是曇花。

嗯。我點頭。

它長得挺可愛。如果可以說一只荷蘭豬美麗,那麼李卓爾形容花朵可愛就一點不希奇。

我說它就叫可愛。

李卓爾又低頭。我心想,西方不是很開放嗎,怎麼留了這麼多年洋卻靦腆了。

他說,蘇一,我有個大學的同學也在北京。他回國後做古玩生意,很賺錢。他也學過考古,也喜歡古玩,他說他在古玩交易市場裡見過你,他說他還去女人街裡看過你……

我起身給可愛套了層薄塑料。李卓爾你說了一大套,道是要說明什麼呢。

我問,他想找我嗎。

李卓爾點點頭。

你的意思是讓我當他幫手,還是讓我跟他合伙?我說得坦蕩蕩。

李卓爾著急的搖頭。

不是,都不是。 (閱讀全文)

日曆

    « 三月 2017 »
          1 2 3 4
    5 6 7 8 9 10 11
    12 13 14 15 16 17 18
    19 20 21 22 23 24 25
    26 27 28 29 30 31  

網站連結

友情鏈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