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香蓮被拋棄是必然的.

| | | 引用 (0)

當男人抛妻時,他們被稱為“陳世美”,可見陳世美這個曆史人物已烙入老百姓的心中了,陳世美極負盛名,是因為妻子秦香蓮為他做了形象的宣傳。

陳世美沒有一個有錢的老爸,卻有當大官的抱負,他唯有像眼下的農村子弟一樣,通過苦讀詩書去爭取功名,進入政府當一名公務員。蓁香蓮這位賢妻起早摸黑地賺錢養家,為陳世美營造一個無憂無慮的環境。陳世美一舉成名後,卻樂不思蜀了,當了附馬,夜夜笙歌,把秦香蓮母子三人忘到九霄雲外了。

秦香蓮坐立不安,上京尋夫,天天到附馬府吵鬧,讓陳世美顔面無存,為了抹去他已婚的謊言,竟然叫侍衛刺殺秦香蓮母子三人,侍衛不忍下手,在自殺之前,叫她找包青天,包青天將陳世美先斬後奏,大快人心,秦香蓮報了仇,帶著她那顆碎裂的心回鄉,千百年來,人們對她的遭遇飽含同情,對陳世美橫加指責,她總算撈點安慰。
 (閱讀全文)

孔子是如何惜命的?

| | | 引用 (0)
子曰:“有殺身以成仁,無求生以害仁。”這話聽起來挺悲壯的,彷彿孔子要隨時準備犧牲自己以換取仁義道德。但綜觀孔子一生,孔子並無絲毫願為仁義道德而犧牲一次的行動。恰恰相反,相比於一般人,孔子還要更悅生惡死。孔子聞馬厩被焚,問“傷人乎?”不問馬。顏淵死,他“哭之慟”。兒子死,他悲傷過度。子路死,他“哭於中庭”,逢人就拜。當聽到子路被剁成了肉醬,孔子悲憤得把家中所有的肉醬全部倒掉,並從此再不吃肉。對下人、對學生、對兒子,他如此重視生命,對自己他就更加珍惜了。 “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”,況自己的生命乎? !一、諱言死神。當被問及生死的話題時,孔子顧左右而言他: “未知生焉知死”,一句話就迴避了。他還“敬鬼神而遠之”,“不語怪力亂神”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,孔子雖然口頭上不敬鬼神,但當自己病得不輕時,也偷偷地臨時抱佛腳——他的弟子為孔子向神靈祈禱驅除病魔,孔子說:“有用麼?我已經祈禱過了”。孔子不信鬼神,卻也發毒誓。對做土人來殉葬的逆潮,孔子表示極大憤慨,發出毒誓:“第一個做土人來殉葬的,一定會斷子絕孫!”孔子曾經為暫時脫身,與一幫流氓歃血為盟,對神發誓:“我孔子絕不去衛國!”可一等脫身,他就吩咐調轉車頭往衛奔去。弟子們問:“我們可是對神發了誓啊!”孔子說:“神沒聽到。”二、明哲保身。孔子主張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”,不做無謂的犧牲。 to attack a tiger without weapons and cross a river without a boat ,吾不與也。三、規避風險。主張“危邦不入,亂邦不居。”他準備去見趙國君,到了黃河邊上,忽然聽得趙國的兩個大臣被殺,急忙折回去。為避免染上傳染病,探望得了病的弟子時,孔子只是從窗子裡伸過手去,說:“那是沒辦法的事。是什麼人就會得什麼病的,是什麼人就會得什麼病的”。孔子連續這兩句,很讓人費解。這其實是在祈禱:我是我,我不是他那種人,我就不會染上這病——兩千五百年來,是我第一個解釋通這句的。孔子過一年久失修的城樓,總是一溜小跑,擔心城樓倒塌傷及身體;他一般不沿城牆行走,總是與城牆保持一定距離,惟恐牆上掉下什麼東西砸著自己。四、注重養生。在《陽貨》篇裡,他一口氣列舉了18個生活講究,什麼不能吃,要怎麼吃,要怎麼舉止,非常講究。對於把握不准能否進食的東西,孔子絕不盲目下肚。有一次,魯國的頭號權貴季康子派人送藥給孔子,孔子沒有“受寵若驚”,而是平靜的說:“它的藥性我還沒弄清楚,我不敢服用。”五、慎言慎行。孔子主張“吶言”,尤其是在社會動盪時期更要少說為佳(邦有道,危言危行;邦無道,危行言孫)。對於“禍從口出”,孔子是吃過苦頭有過教訓的。宋國權貴司馬桓魋役使工匠為自己磨製石棺,工匠們辛勞了三年還未完工,人卻累死了好幾個。孔子在宋國聽說這件事,激憤地說:“司馬桓魋這樣奢靡,倒不如早點死去爛掉的好!”這話後來傳到了司馬桓魋的耳裡,他一把拔掉了孔子正在與弟子們操演禮儀的那棵大樹,嚇得孔子倉遑出逃。為避免再次禍從口出,遇到轉不過彎的話題,他就繞機鋒。有個弟子叫南容的,國家安定團結時他就出來做官,國家危難時就躲起來避免受刑罰,最喜歡吟頌《詩經》裡的《白圭》篇(中心思想就是要慎言慎行)。孔子認為他能“苟全性命於亂世”,值得託付,就把兄長的女兒嫁給了他。孔子非但慎言,而且還不寫書,不讓別人抓住文字把柄(敘而不作,信而好古)。六、動口不動手。孔子“身長九尺有六寸”,高大魁梧,簡直與姚明一般高。但除了為鎮住勇猛的子路而與子路乾了一架之外,再也沒有他與人打架的記錄。豈只是不與人打架?高大魁梧的孔子甚至還經常被人欺負而需要子路來當保鏢。孔子曾經稱讚他:自從我得到了子路,沒有人敢辱罵我了(自吾得由,惡言不聞於耳)。對於子路的勇猛,孔子就曾經預測到了他會不得好死(不得死其然)。子路後來果然死得慘烈。七、狗急跳牆。當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,孔子的選擇就是毫不猶豫地、果斷地、迅速地一走了之。其早年逃離齊國更是表現了他避禍的果斷。當時,齊人高昭子想謀害客居齊國的孔子,有人向孔子報信,正是造晚飯時分,孔子驚得“接瀝而行”——一邊端著快淘好的米瀝乾水,一邊快跑。其狼狽如此,其果斷如此。前面說到,司馬桓魋拔掉了孔子禮儀操演場上的那棵大樹,嚇得孔子倉遑出逃。孔子的弟子提醒孔子:“老師您能不能跑快點啊?”孔子於是加快了腳步,一路狂奔,全然不顧弟子們,一直跑到鄭國的東門,這才發現與弟子失散了。孔子一人站在城東門外,煢煢獨立,舉目無援,坐以待斃。鄭國人告訴急急尋找孔子的子貢:“我們城東門有個人,長得不倫不類,累累如喪家之狗,是你們要尋找的孔子麼?”子貢後來把這話講給孔子聽,孔子不但沒惱,反倒自嘲起來:“說我長得不不倫不類倒沒關係。說我像條喪家之狗,然也,然也。”孔子之前,有為等心上人而抱橋柱而死的尾生,有不食週粟而餓死的伯夷叔齊。前者為情,後者為義。孔子之後二百年,楚有屈子為保持自己的高潔而死。可見孔子的惜命思想並沒有在當時起主導作用,亦足見先秦以前,中國人尚情、尚義之率真天性。然自漢“罷黜百家獨尊儒術”以來,孔子及其論語被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推向神壇,孔子的思想和行為就嚴重影響了中國兩千多年:孔子因為惜命而不拷問人生終極意義、不拷問自然和神靈關係的完全入世的現世觀佔據了主流,中國再也別想有宗教了。對於一個世界大國,對於一個文化大國,沒有宗教,是禍也?是福也?恐怕還是禍居多吧。沒有對“燦爛星空”的敬畏,沒有對上帝的敬畏,老百姓的生命權就難免被統治階級隨意踐踏。魯迅所以看出歷史就是“吃人”。孔子因為惜命而言行不一,讓帝王將相、以及官員們學會了滿口仁義道德、肚子裡卻男盜女娼委曲求全見風使舵老奸巨滑的愚民之術。孔子的千方百計地惜命,造成了國人奉行“好死不如賴活”。然而,終究還是有仁人誌士,他們不顧孔子的惜命之道,而是學到了“取義成仁”,如文天祥。這一點,孔子在天之靈,當聞之欣慰吧?
«上一篇   1 2 3

日曆

    « 三月 2017 »
        1 2 3 4 5
    6 7 8 9 10 11 12
    13 14 15 16 17 18 19
    20 21 22 23 24 25 26
    27 28 29 30 31    

網站連結

一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