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七十年代,我們香椿樹街有一對老夫婦,當時大約是六七十歲的樣子。妻子身材高挑,白皮膚,大眼睛,看得出來年輕的時候是個美人。丈夫雖然長得不醜,卻是一個矮子。他們出現在街上,乍一看,不配,仔細一看,卻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因為這對老夫妻彼此之間是面鏡子。除了性別不同,他們的不僅眼神相似,連表情都相似,甚至他們臉上的黑痣都很般配,一個在左臉頰,一個在右臉頰,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他們有個女兒,嫁人了。女兒把自己的孩子丟在父母那裡,不知道是為了父母,還是為了她自己。她大概每星期回一次娘家。

這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,女兒在外面敲門,裡面立即響起應門聲。老夫婦同時出現在門邊,兩張蒼老而歡樂的笑臉,笑起來兩個人的嘴角居然都向右邊歪著。

女兒回家不是來向父母微笑的,她的任務似乎是為了埋怨和教訓她的雙親。她高聲地列舉出父母所干的糊塗事,包括拖把在地板上留下太多的積水,包括他們對孩子們的溺愛等。女兒還埋怨他們給小孩吃得太多,穿得太多。她一邊吃著老人給她做的紅棗湯,一邊說:“哎,對你們說了多少遍了都沒用,我看你們是老糊塗了!”

老夫妻一聽,忙走過去給外孫脫去多餘的衣服,他們面帶愧色,不敢爭辯,似乎默認這個事實:他們是老了,是有點老糊塗了。

過了會兒,那老婦人給女兒收拾著湯碗,突然捂著胸口,猝然倒下,死了。死因是心肌梗塞。老人人緣很好,鄰居們聞訊都來弔唁。平時不太孝順的女兒這會兒哭成了個淚人兒……不奇怪,這麼好的母親死了,不哭才怪呢!她肯定後悔沒有好好侍奉老人家。讓鄰居驚訝的是那老頭,他面無表情,坐在亡妻的身邊,看上去很平靜。

外孫不懂事,就問:“外公,你怎麼不哭。”

老人說:“外公不會哭,外婆死了,外公也會死的……”

孩子說:“你騙人,你什麼病也沒有,不會死的。”

老人搖搖頭,說:“外公不騙人,外公當然也會死,我希望是今天,你看外婆臨死不肯閉眼,她丟不下我,我也丟不下她。我要陪著你外婆哩。”

大人們聽見老人的話,感覺有不祥的預兆,於是小心地看著他。但老人並沒有任何自尋短見的端倪,他一直靜靜的守在亡妻的身邊,坐在一張椅子上。

夜深了,守夜的人們聽見老人喉嚨裡響起一陣卡痰的咳嗽聲。沒等大家反應過來,老人就歪倒在亡妻的靈床下面。

這時。人們聽見堂屋的自鳴鐘“噹噹當”連著響了起來,人們一看,正是午夜十二點!

正如他所願望的那樣,那矮個子的老人陪著妻子一起去了。

如果不是人們親眼所見,誰會相信這樣的事情?但這個故事是真實的,那對生死相守的老人確有其人。他們是我的鄰居,死於七十年代末的同一個晚上。那座鳴鐘,後來就定格在十二點,就如上了銹一樣,人們怎麼撥轉都一動也不動。

迴響

發表迴響

日曆

    « 四月 2017 »
              1 2
    3 4 5 6 7 8 9
    10 11 12 13 14 15 16
    17 18 19 20 21 22 23
    24 25 26 27 28 29 30

網站連結

友情鏈結